Hi!下午好!欢迎访问亲宝中医
当前位置:主页 > 膳食 >> 饮食指南 >> 正文

陀螺用了25年终于把他的怪兽物语写进了奥

时间:2019-03-26 10:40:09| 来源:| 编辑:笔名| 点击:0次

小金人终于拥抱陀螺了!

直到今日吉尔莫·德尔·托罗凭借《水形物语》折桂,影坛怪才联盟“墨西哥三杰”人手至少一座奥斯卡最佳导演奖。

“墨西哥三杰”分别为:吉尔莫·德尔·托罗、阿方索·卡隆,以及亚利桑德罗·冈萨雷斯·伊纳里图。

2014年,阿方索·卡隆凭借《地心引力 》摘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奖。

2015年和2016年,亚利桑德罗·冈萨雷斯·伊纳里图凭借《鸟人》《荒野猎人》,练下两座奥斯卡最佳导演奖。

2018年,吉尔莫·德尔·托罗凭借《水形物语》角逐奥斯卡最佳导演奖,首提首中。

三人五年包揽四座,厉害厉害。

公众视线内,这三位都是在好莱坞占有一席之地的墨西哥裔导演;

公众视线外,他们是“不怼不相识”的好朋友。

据说,阿方索和托罗早在1987年就认识了,他们的友谊维持了30年之久。

他们同时担任Televisa电视台的助理导演,执导恐怖系列剧《时间的标记》。

托罗看出阿方索的剧本“抄袭”史蒂芬·金,两个人因此打开话匣子,借着互改剧本的机会就成了朋友。

1996年,冈萨雷斯以同公司晚辈之姿找阿方索取经。

阿方索当时正在筹拍《烈爱风云》,无暇顾及冈萨雷斯的问题,所以喊来了托罗帮忙指导他。

据冈萨雷斯回忆,托罗第一次来家里做客,就吃空了他们的冰箱,吓坏了他和妻子。

托罗后来还打趣道,可能是那次的经历给冈萨雷斯留下了心理阴影,所以他的电影的主角都是一些饿坏了的、骨瘦如柴的人。

冈萨雷斯用一个冰箱的美食,换来了托罗宝贵的修改意见,他的长片处女作《爱情是狗娘》顺利问世。

自此,“墨西哥三杰”成功会师,开启了征战好莱坞的漫漫之路。

2006年,冈萨雷斯有《通天塔》,托罗有《潘神的迷宫》,阿方索有《人类之子》。

从银幕到包括奥斯卡在内的各大电影节,到处都能看到他们的名字。

同年的戛纳电影节,在《潘神的迷宫》放映结束之后,三位友人共同上台,观众报以长达22分钟的掌声。

阿方索·卡隆说:那个时刻是身为一个电影人最美妙的时刻。

隔年,“墨西哥三杰”总共赢得了12项奥斯卡提名和4座小金人,标题将其称为“墨西哥电影年”或“墨西哥三杰年”。

这三位导演一路互相扶持,在各自擅长的领域皆有所成,转眼到了2018年,托罗从奥斯卡捧回最佳导演奖,“三杰”拿下第一座里程碑。

“三杰”各有所长,阿方索是个“技术控”,偏爱长镜头,个人最长纪录是16分钟,出自《地心引力》。

冈萨雷斯是个“细节控”,偏爱现实主义题材,擅用多线叙事,有“墨西哥的昆汀·塔伦蒂诺”的美誉。

今日获奖的托罗则是个“怪物控”,偏爱黑色童话,作品里充斥着光怪陆离的奇思妙想。

何来光怪陆离,因为托罗对色彩有着谜样的审美和坚持。

比如在《环太平洋》的香港大战中,托罗借鉴画家乔治·韦斯利·博格斯的名作《拳击》,用橙色、紫色、粉红色的建筑做背景,围绕着暗黑色的机甲,再加上怪兽时不时飞溅的蓝色血液,俨然一幅视觉奇观。

再如助力托罗折桂的《水形物语》,童话般的布景,工业时代的质感,全片渲染着如大海深处一般的暗蓝色,而伊莉莎的小窝却一直透着温暖的明黄色,浓墨重彩,相得益彰。

托罗对色彩的敏感,和他长达10年的特效化妆工作密不可分。

早年间,他在片场跟着化妆特效大师迪克·史密斯学习,后来成立了自己的特效公司“Necropia”,期间推出过多部短片,其中就包括Televisa电视台《时间的标记》。

也就是上文提及的,他和冈萨雷斯结缘的那部系列剧。

何来奇思妙想,因为托罗对“怪物”有着常人难以理解的执念。

据说他4岁那年非要躺在棺材里睡觉,吓坏了爸爸妈妈。

爸妈说托罗是“一个被魔鬼眷顾的孩子”,所以特意在圣诞节为他搞了场驱魔仪式。

但这似乎没什么卵用,长大的托罗依旧被“魔鬼”眷顾着。

他说“假如一个剧本中没有怪物,我是绝对不会拍的,我的电影里必须有怪物。”

他将执念投射到电影作品中,从1993年的处女作《魔鬼银爪》,到《变种DNA》再到《鬼同院》《刀锋战士Ⅱ》,托罗的个人风格愈发明显,粉丝的热情也愈发高涨。

2006年,《潘神的迷宫》上映,全球累计票房8700万美元(折合人民币约5.5亿)。

托罗不仅是被“魔鬼”眷顾着,也开始拥有了追捧他的粉丝

陀螺用了25年终于把他的怪兽物语写进了奥

2013年上映的《环太平洋》,全球斩获4.11亿美元,毫无疑问最大功劳是托罗的。

2016年《环太平洋2》筹备期,片方又向托罗发来了邀约。

但他回绝了导演一职,退居制片人,分担更为幕后的策划工作。

用托罗自己的话说,因为他当时“非常非常想拍一部小制作电影”,就是《水形物语》。

现在来看,他的决定非常明智,非常“陀螺”。

因为是自己执意要拍的电影,所以对《水形物语》,托罗处处都要较真。

开拍之前,他自己投钱,花了三年时间来设计主角的人鱼形象,他说:“他需要表达无辜、痛苦、恐惧、仇恨。臀部比例和肩部比例要恰如其分,嘴唇也特别雕琢。我们要让观众相信,他很美。”

托罗将《水形物语》的故事背景设定在1962年,他说:“因为那是美国梦的幻想空前高涨的一年,复苏的一年。喷气式飞机、超便捷厨房、衬裙、发胶、未来、太空竞赛……”

他也说狂欢背后,藏着另外一群人的孤独:“那一年,可能性随肯尼斯一起“死去”了。如果你不是白人异性恋新教徒,事情会非常不同。”

这种被排外的孤独,托罗感同身受。

1998年,托罗的父亲在他拍摄《变种DNA》时被绑架,交了巨额赎金之后,托罗举家从墨西哥移民美国洛杉矶。

所以他说:“你被扔进一个充满痛苦磨难、眼泪饥饿的世界,可带你来的人根本不关心你。”

细细品味这句话,再回想《水形物语》中的人鱼和伊莉莎,从血淋淋的伤疤而变出的鱼鳍,似乎藏着托罗的释然。

作为一个cult片导演,托罗能在业内外都获得认可,确实不易。

13提4中,《水形物语》无疑是本届奥斯卡最大的赢家。

但对托罗而言,这只是他日复一日,对自己所钟爱题材的累积、深化和提升。

就像他那句座右铭,印象派大师皮耶尔·奥古斯特·雷诺阿的名言:“一个画家一生都在画同一棵树。”

相关Tags:

宝宝不爱吃饭怎么办
平时白带多怎么办
更年期经期延长怎么办